Safety,  Uncategorized

Uber租车,Airbnb住宿以及共享经济

研究综述:Uber租车,Airbnb住宿以及共享经济

 

作者:《新闻人资源》记者Joanna Penn 和 John Wihbey

日期:2015年1月29日

编译:张简,传奇智旅旅游文化顾问公司总裁

 

关键词:研究综述,技术,公共自行车,座驾共享,搭车,自行车共享系统,交通运输,旅游酒店

 

新闻媒体在热议所谓的“共享经济”及其影响,研究界对此也进行了深入的评估和分析。争论的核心为“共享经济”是否为更多的人带来增加收入的机会,抑或仅是原就业机会重换位置以及制造低廉报酬的兼职机会。 该争论遍布美国各界,使得新闻记者对各种意见进行比较,有拥护的,也有对新经济“黑暗面”提出警告的。

 

即便已经有了很多关于新经济的数据,由于没有清晰的结论,因此,仍值得深入挖掘现有文献,以了解争论的核心及其思路。

 

奥巴马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和公共事务教授阿兰·克鲁格在 2015年1月根据Uber公司的内部数据与人共同撰写了一篇文章,确立了“驾驶合作”模式的益处,并指出该模式可为成千上万的用户带来经济利益。这个结论受到诸如带自由倾向的“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的批评。 尽管如此,克鲁格强调“象Uber应用程序这样的现​​代技术为消费者提供了比传统出租车服务更低的价格,增加了对出行服务的需求,依此,总体提高了对有驾车技能人员的需求,为那些拥有这些技能的人提供增加收入的潜力。”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劳动就业研究院的访问研究员及哈佛大学访问教授安妮特·伯恩哈特在其2014年的文章对最近激进变革的美国经济提出忠告:

 

我们都有强烈的直觉,认为工作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造成劳动标准的恶化。然而,即便是全国性的整合数据也不能证明现在的工作明确转变成不标准或临时性的工作,尤其针对加剧的收入不平等来说。这并不是说职场没有任何改变,但对执法机构和政策制定者来说,正如本文所强调的,也许专注于特定行业和地区来评估非标准工作形式会更有成效,以了解其在何时何地有恶性增长, 哪些群体受影响最大。

 

同时,我们也看到自谋职业者的增长及工作不稳定性在近期共享经济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据估计,这些自谋职业者人数从全美就业人数的三分之一将增长到2020年占全美就业人数的40%。

 

美国的独立智库“美国进步中心”2015的报告指出,“零小时合同”在英国引起了激烈的辩论, 报告指责没有就业安全的临时性岗位即为对劳动者的剥削。该报告的共同撰稿人是哈佛大学荣誉校长、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劳伦斯萨默斯和英国工党议员及影子财政大臣埃德·鲍尔斯。 他们指出“技术为共享经济在美国的发展提供了可能,这些工作为就业者带来灵活性,其中许多人从事第二职业以增加收入,或是身为父母需要更灵活的工作时间。但是当这些工作成为唯一的收入来源且不提供任何福利的时候,这些就业者本人或他们所在的州就得提供这些福利。”

 

同时,一些学者如波士顿学院的社会学教授及哈佛大学杰出访问教授朱丽叶·肖尔一直在研究工人如何在日益增加的以应用程序为基础的去中心化劳动力分配体系中重新获得讨价还价的能力。她在2014年10月的文章里写道,“尽管那些营利性公司可能’做得不好’, 这些从事用户对等经济活动的新技术为建立一个真实分享合作商品服务生产和消费的社会运动提供了一个潜在的强大工具。不过,要实现这样的潜力需要平台所有权及治理的民主化。”

 

有关规则和条例上的摩擦

 

2014年10月,纽约州总检察长公布了一份关于Airbnb运作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该网站72%的出租房违反了该州规划条例或其它法律。Airbnb的商业模式是让人们短期出租自己的房间或公寓。这份报告是airbnb与世界各地监管机构一系列摩擦里最新的一项。

 

柏林已经禁止在该城市繁华地区短期出租未得到政府许可的房屋。巴黎在2014年2月通过了一项法律,让城市执法部门检查违法出租给游客的房主们。 Airbnb在自己的报告里辩解短期住宿为当地住房市场带来效益,认为公司的服务有利于当地经济的发展。

 

共享经济又被大家熟知为协作消费或对等消费(P2P),该现象基于共享生产和消费商品服务,正挑战传统的私有制的观念。 它的起源是那些诸如维基百科(2001年),Couchsurfing和Freecycle免费回收(都成立于2003年)之类的非营利性机构。信息技术的进步使得人们可以创建大型自行车共享系统(2005年第一次出现在法国里昂),这些相应发展到美国和世界各地。

 

社交媒体和移动技术实现了共享经济最新一轮的扩展,形成一个巨大的商机: Airbnb允许个人分享自己的房子,Lyft和Uber把个人轿车变为公共资源。所有这些都是营利性服务,不过这些公司只收取很小一部分,让业主赚大头:在2013年中,通过共享经济进入人们钱包的总额估计超过35亿,比前一年增长25%; Airbnb自推出以来其住宿已突破1000万次,已登记上市的房产超过五十万户。 Uber则表示其收入每半年翻一番。

 

正如哈佛商业评论在2014年的一篇文章指出,共享经济企业和城市政府的利益往往是一致的,但未与监管机构尽早合作使某些公司有利用系统漏洞之嫌疑,而没有建立一个合法经营模式。 例如,法兰克福法院近期对Uber发布全国性的禁令,加拿大几个城市也禁止该服务。这些争论的核心是Uber是否如己所称是一家为愿意参与者提供配对服务的纯技术公司,还是象卡尔加里市议会所说,他们提供的是无证出租车服务。此外,马萨诸塞州一项集体诉讼称Uber通过把驾驶人归类于独立承包商以避免支付员工福利,该做法实为剥削这些驾驶人员。

 

世界其他地方的例子却显示此类监管部门的摩擦不应成为一种常态。 在2014年2月,阿姆斯特丹成为第一个通过所谓“方便实用Airbnb” 立法的城市。2014年10月,一项允许旧金山永久居民短期出租自家房的法律出台,不过该法律要求这些居民收取城市酒店税并实行其它限制。 伦敦废弃了1970年间限制短期出租的规定,使得Airbnb及类似公司更容易在该城市落地。英国政府甚至发起一项倡议,让英国成为“全球共享经济的中心”。 在企业界的情况也类似,一些传统运营商抵抗共享经济型的初创企业,而其他企业则选择一起来玩这个游戏:2013年,Avis出租车公司用5亿美元收购了Zipcar共享车服务公司,Hertz也开始了类似的服务。

 

下面是更多的一系列学术文章,试图定义、了解和分析共享经济,有谁在参与,及其对经济的影响。

 

什么是分享经济?谁在参与?

 

“分享经济:为什么人们参与协作消费”

作者:哈马里,Juho; Sjöklint,Mimmi; Ukkonen,安蒂。社会科学研究网络,2013年5月。

 

“共享经济在弱势群体社区所带来的承诺”

作者: Tawanna R. Dillahunt; Amelia R. Malone。 ACM计算机系统的人类因素, 2015年4月18-23日,韩国首尔。

 

“你的身份取决与你的使用权:共享和协作消费网”

作者:贝尔克,罗素; 商业研究,2014年8月,卷67,第8期。

 

“’我们的’什么时候会比’我的’更好?一个理解和变更参与商业共享系统的框架”

作者:Lamberton, Cait Poynor; Rose, Randall L.营销杂志,2012年7月,卷76,第4号,109-125页。

 

“21世纪另一种市场:通过共享活动建立社区”

作者:Albinsson,P. A .; Yasanthi Perera,B消费者行为杂志,7月/ 2012年8月,  卷11,第4期。

 

“共享意味着关怀么?在分享经济里规范创新”

作者:Tilburg法学院公法管理系Sofia Ranchordas教授,社会科学研究网络,2014年9月。

 

“共享的社会逻辑”

作者:约翰·尼古拉斯. 通信文摘,2013年7月,第16卷,第3期。

 

“和谐共享:关于可共享商品和共享成为经济生产形态的出现”

作者:科勒,尤查,耶鲁法学杂志,2004年11月,卷114,2号。

 

 

共享住宿

 

“社交网络技术和替代旅游的道义经济学:Couchsurfing.org案例”

作者: Molz,Jennie Germann。旅游研究,2013年10月,卷史册43,210-230页。

 

“共享经济的崛起:Airbnb对酒店业影响的预估”

作者:Zervas,Georgios; Proserpio, Davide and Byers, John;波士顿大学管理学院研究论文,编号2013-16,2014年2月。

 

共享交通

 

“出发!共享经济的移动商业模式”

作者:Cohen, Boyd; Kietzmann, Jan; 组织与环境,2014年9月,卷7,第3号。

 

“量化共享性网络里车辆汇集的好处”

作者:桑蒂尼,保罗;雷斯塔,乔万尼;塞尔,迈克尔等。国家科学院汇编。 卷111,号37。2014年7月

 

“以途经为基础的消费:汽车共享案例”

作者: Bardhi,Fleura;Eckhardt,Giana M.,消费者研究杂志,2012年12月,卷39,第4号,881-898页。

 

“了解公共自行车分享系统的传播:来自欧洲和北美的证据”

作者:帕克斯,斯蒂芬·D组;马斯登,格雷格;沙欣,苏珊·A .;和Cohen,亚当P.,交通地理期刊,2013年7月,卷31。

 

“自行车分享:文献综合”

作者:菲什曼,埃利奥特;华盛顿,西蒙;海沃氏,那瑞尔。交通运输评论,2013,33:2,148-165。 DOI:10.1080 / 01441647.2013.775612。

 

在线评级和口碑

 

“管理信任:建立信誉信息的互惠关系”

作者:博尔顿,加里;格雷纳,本;和奥克菲斯,阿克塞尔,管理科学,2012年12月,卷59,第2期。

 

“对在线服务商的信任和信誉系统的调查”

作者: Josang,Audun; Ismail, Roslan; and Boyd, Colin,,决策支持系统,2007年3月,卷43,第2期。

 

文章来源:http://journalistsresource.org/studies/economics/business/airbnb-lyft-uber-bike-share-sharing-economy-research-roundu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